星星之火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陶源  时间:2020-06-18 【字体:

我要给你讲述的,是一群人的故事。

他们是星星之火,是黑暗里的一点点微光,虽不起眼也很平凡,但聚在一起却能迅速燃成一团火,在疫情肆虐致暗时刻的武汉以燎原之势建起一座座防疫医院,托举起生命的希望,温暖一座城,造就一个中国的“建筑神话”。

深夜。黄喜胜的手机急促地响起。虽然刚完成了一天一夜的抢建任务,精力和体力已濒临极限,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电话。

“黄喜胜,刚接到局里通知,武汉地铁公司承建的武汉客厅‘方舱医院’A区需要我们建安紧急支援,公司命令你马上带队上去。”“收到,保证完成任务!”刚奋战完国际会展中心、武汉客厅方舱医院C区一夜未眠的黄喜胜放下电话,立即和老搭档赵开清集结突击队准备出发。

从1月30日到2月5日,短短7天的时间里,黄喜胜和他的突击队已经连续三次接到这样的抢建任务了。

时间回溯。

1月30日,驻守在湖北武汉的中铁十一局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接到武汉市防控疫情建设指挥部紧急通知:火神山应急医院建设处于攻关关键阶段,急需大量电焊工和钢结构工支援!

此时正是过年期间,在武汉项目值班的黄喜胜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上交了请战书:“我是党员让我上!”

随后短短数小时,他和项目书记赵开清迅速集结由钢结构专业人员和管理人员组成的27人突击队,带着充足的装备开拔火神山。

干吃一口方便面,再就一口冰凉的矿泉水。为节约热水保证工人们吃饭,休息间隙,黄喜胜草草吃完了他的“早午”餐。

白天下了雨,地上泥泞连坐的地方也没有,累狠的黄喜胜就和突击队员在桁架旁边蹲会儿,然后继续工作。夜里寒风彻骨,黄喜胜和他的突击队却干得热火朝天,豆大的汗珠顺着脸上的口罩绳勒痕流下来也顾不得擦。奋战两天一夜,在轰鸣的机械声和四溅的焊花中,他们终于如期完成了火神山医院ICU重症病房55根钢结构立柱、2圈钢管立柱围栏和屋面钢桁梁7榀的施工任务。

此后的一次采访工作中,我遇到了才忙完夜班准备交班的黄喜胜和他的突击队。我由衷地说了一句:黄经理,你们辛苦了。

在那个冬天,在那一时刻,我看着他们感到了无比的温暖和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第一次在首义广场方舱医院看见翁茂军的时候,他正撕着嗓子安排连夜转运物资。面对疫情期间物资设备采购、转运、装卸等重重困难,物资设备保障组组长翁茂军上了火起了一嘴的泡。

上的第一把火,是采购难。

抢建防疫医院时正是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商铺关闭,很多施工需要的物资设备都采购不到。翁茂军和他团队的艾刚刚、熊超、刘恒、黄轶夫、田盼、陈世佳动用了所有资源,通过工作群发消息,在公司内部征集供应商信息,联系兄弟单位让其推荐供应商等等多种途径保证货源。有的供应商有库存货源没有运输车辆,他们就想办法组织运输车辆自行运输;有的物资找到了但是仓库保管员不在,时间紧急他们就和供应商商量把库房锁砸开装货,回头再买锁还回去……

上的第二把火,是转运难。

建安公司一共参建7所防疫医院,每抢建完一所医院就要腾退设备器材转运到下一所医院,转运过程总有不少突发情况。有时候连夜运物资,刚运完一车,得到通知要求立刻暂停。等到后半夜通知可以转运的时候,转运物资的车辆和设备都回去了。他们只得想方设法又去找司机回来拉货。

“众人拾柴火焰高”、“办法总比困难多”,物资设备保障组7条汉子生动地诠释了这两句话。尽管困难重重,他们却都一一克服,保障了物资设备的全部到位。

不到一下午的时间,要买回600份宵夜副食和100箱矿泉水,这在疫情严重武汉物资严重匮乏的情况下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程师傅,咱们目的地是哪儿?”“没有目的地。”程乐笑着说。这是我第一次跟车采访。作为后勤防疫保障组司机的程乐所言非虚,他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因为怕去大超市购买数量不够又要排队耽误时间,为了买到600份宵夜副食,街面上任何一家开着的小超市,都是程乐的目标。他的眼睛就像雷达,边开边沿街扫视,然后再像蚂蚁搬家一点点凑齐往方舱医院指挥部搬。

本来想问他身体受得了吗?看着他忙碌地身影,我知道无需再问。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为他为大家凑齐口粮的兴奋和喜悦,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在抢建现场,还有一对特殊的“父子兵”。父亲董云贵负责后勤保障工作,儿子董文平协助父亲进行工作人员接送和物资运输。

“我的妹妹是武汉天佑医院的医护人员,作为大哥我亲自开车送她上了前线。现在公司要抢建医院,我是名党员,又是铁道兵的后代,一定要参加!”问到为什么来参建方舱医院,董云贵笑呵呵地回答。

其实早在抢建火神山医院,董云贵就报了名加入了黄喜胜所带的突击队,负责安全帽、防护服、小型机具等物资的收集和工人们的吃喝拉撒睡等事情。后来参建任务越来越多,后勤保障人手严重不足,董云贵干脆把25岁的儿子董文平也送上了战场。

“我儿子主动要来的,我爱人也支持。他虽然不是建安公司的员工,但是他要来做志愿者,说要为武汉疫情防治做贡献。”和我说起他儿子,董云贵一脸的自豪。

在这对父子身上,我看到了铁道兵精神的大爱和传承……

参加过汶川灾后重建又上“方舱”建设的张根旺、主动请缨从河南老家驱车赶赴武汉参加建设的王强,三天两夜持续抢建困了扇自己耳光提神的程明蔚,像钉子一样钉在现场嗓子疼得话都说不出来的董武俊……他们忙碌的身影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起总让我感到无比地振奋!

我忘不了在强降温和暴风雪中抢建方舱医院,何义斌董事长、唐清明书记、陈起建总经理现场部署、督导施工……

忘不了深夜1点,方舱医院现场指挥部的办公室灯火通明,副指挥卢杰和张少峰召开会议讨论设计变更后的抢建方案……

忘不了项目突击队废寝忘食,连续四五十个小时日夜奋战……

忘不了面对党旗,党员们庄严宣誓的铮铮誓言……

我是何其幸运,能够与他们一起战斗,能够见证中国的“建筑奇迹”其实就是一群人拼了命地和新冠病毒去抢时间,为实现“人等床”到“床等人”而不眠不休、竭尽全力。

武汉的春天来得有点晚,但还是来了。

在春天,我又看到了这群人,他们正在钢筋混凝土之中复工复产、劳动大干……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