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干一件事
——记老铁道兵张清荣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胜南  时间:2020-06-18 【字体:

1980年参加铁道兵至今,张清荣已经在工地上度过了40个年头,先后经历了兖石铁路、大秦铁路、浙赣铁路、青藏铁路等十余个项目,四十年来,身上的服装由绿变蓝,工作的地点也是时常变化,一直不变的,唯有手中的仪器、眼中的参数和一颗热爱测量事业的心。

十几本笔记、十万里征途

1980年11月,18岁的张清荣刚毕业,毅然踏上了从贵州到太原的火车,成为铁四师十六团的一名战士。历经3个月的严格训练,张清荣以优异的表现和较高的文化基础被分配到二营专门搞测量,这一干就是40年。

山西大同,姜家湾煤矿专用线,是张清荣的第一个工地。刚分到测量班的时候,张清荣对专业一无所知,但他凭着不懈的努力和刻苦的钻研,加上丰富的实践,很快便从一个“门外汉”成了班里的“行家里手”。项目十几公里的线路,十几公斤的仪器,他跑前跑后全凭着两条腿。“每天走上两个来回都是家常便饭。”张清荣回忆说,“通常回到项目部太阳都落山了,回去还要整理资料,当时没有电脑,我们都是手算,笔记攒了厚厚的十几本。”

一周磨破一双鞋,脚臭成了职业病,那几年张清荣走过的路加起来有十万多公里,相当于沿着赤道绕地球两圈半。这些可能是外行人不能理解的事,却也是测量人的真实写照。他说,当时的工地上就一辆解放牌的老货车,测量的位置大多数都是深山峡谷,车辆根本无法行驶。“干测量就要胆大心细,再高的山也要爬,再深的泥也要趟,但同时要保证测量到的数据一点也不能错。”张清荣总结到。当问及是否想过放弃时,他的眼神异常坚定:“从来没有,军令如山,这是铁道兵最基本的原则。”

走过的泥泞路、磨破的绿军鞋和十几本厚厚的笔记都成了那几年张清荣在山西工地上最真实的烙印。

忘不了的军民鱼水情

198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并入铁道部,集体转业。张清荣也离开了生活了4年的山西,随即被派到新的战场——日照兖石铁路。虽然从铁道兵第四师改编成了铁道部第十四工程局,但那时候还没脱下军装,全都要下到基层,投入到一线建设中去。

“沂蒙山区的老百姓对我们铁道兵非常热情,当时没有办公的地方,他们就主动为我们腾房间,百姓像支援解放战争那样支援铁路建设。”张清荣激动的说。据了解,当时的兖石铁路,参与施工的沿线民工多达十万人,场面之大,可想而知。

兖石铁路沿线煤炭及其它矿产藏量丰富,它的建成对晋煤外运、开发沂蒙山区、振兴鲁南经济和巩固国防都具有重要意义。

“那时候生产力低下,机械设备也落后,你猜一个测量班有多少人。”张队打趣的问笔者。

“七八个?”笔者在心里小心的盘算着。

张队咧着嘴笑出了声:“要二十几个人嘞!”

“吃过青藏线的苦以后,所有事都算不上苦”

2001年6月,青藏铁路全线开工,超过4000米的海拔让许多员工望而却步,此时的张清荣主动请缨奔赴一线。“我当过兵,让我去!”快40岁的张清荣第一时间向领导请愿。从贵州出发,他辗转了成都、宝鸡、兰州、西宁4个城市,耗时54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格尔木,成为最早一批入藏的“先行兵”。

项目第二个春节,他主动申请留守项目部,那年正好赶上全国大雪,西藏也经历了几年来最大的降雪。零下二十多度的恶劣环境,将留守的5人困在了半山腰。为了解决吃水问题,张清荣厚着脸皮向附近的村民租用了一台拖拉机,带着两个新学员去5公里外的泉眼取水。经常出门还是艳阳高照,但一转眼就飘起了雪花,有时候雪越下越大,经常找不到回家的路……就这样,捱过了长达3个多月的冬休后,张清荣掌握了暴雪掩路的辨识方法,也学会了大雪封山的生存技能。

“吃过青藏线的苦以后,所有事都算不上苦。”张清荣在十几年里时常感叹,“但是这苦总要有人去吃,央企要是都不去,还指望哪个单位去?当兵的都不去,还能指望谁去?”

导师带徒收获“五星好评”

2019年,云南呈贡项目进场伊始,测量任务繁重,张清荣大年初七就出现在了工地现场。“兵法上讲,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但在我们工地上,是工程未动,测量先行。”说到这,张清荣眉眼间流露着骄傲。

为保证导线点、水准点埋设的及时性和准确性,那段时间张清荣带着两个徒弟早出晚归,山上山下的跑。“我们一定要确保这些点百分百准确,不能出现一丁点偏差。小宁,把红布条递给我。”话语间,旁边的树杈上多了一个亮眼的标记。

“张队虽快60了,但干起活来从不摆领导架子,扛着仪器去山上测量、放线,许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是个特别能吃苦耐劳的人。”张队徒弟纷纷表示。“刚毕业就是张队带我,到现在已经朝夕相处5年了,工作上称职,生活上贴心,张队是名副其实的好师傅。”其中一个徒弟宁昭说道。

打开张清荣的微信运动,一条起伏不大的折线上,每个拐点的数值都保持在两万步以上。“每天早睡早起,坚持锻炼,张队的自律精神是现在年轻人应该学习的。”物资部纪在波也为张清荣“点赞”。

工作四十年,张清荣带过的徒弟超过三十个,其铁道兵优良的习惯和作风也无形中影响着无数铁建青年。他常告诫年轻人要多学习,少抱怨,拥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做一个有文化底蕴的人。

走进张队在工区的板房,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满资料但利索得当的办公桌,侧墙铁架上各式各样的测量工具被码放的整整齐齐,简陋的窗帘布隔着一个不大的空间,一张不宽的床铺和一个简易的衣柜就组成张队的宿舍。

再有两年张清荣就要退休了,听完他的这些故事,笔者从内心油然而生一股浓浓的敬佩之情。呈贡项目也许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工地,以后可能不会轻易遇见了,所以每次见他,我都会停下脚步热情的打招呼,他也总是笑盈盈的跟我寒暄。聊起都铁道兵精神,他侃侃而谈:“铁道兵精神总结起来也就是一个字——‘干’,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十四局的企业文化,做好一个‘实干家’是我们每个铁建人的义务。”

他做到了,40年风风雨雨,用自己的朴实与勤恳,书写着属于他的峥嵘岁月,传承着铁道兵精神,同时也践行着“实字当头,以干为先”的实干家特色企业文化精神。

军转工36年以来,他如同一头“老黄牛”扎根在测量一线,数十年如一日,与员工们同甘共苦,为祖国铁路建设事业无悔的奉献着青春、智慧和汗水。“逢山修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餐风露宿,栉风沐雨,铁道兵前无困难”,这是永不磨灭的铁道兵精神,更是张清荣四十年来在平凡岗位上发光发热的力量源泉。

张清荣在现场进行测量

整理内业资料